临时工200一天一结

来源:千华 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临时工200一天一结剧情介绍

多个 东方预言 都提到了一场 大瘟疫 ,这疫病会让人“朝病暮死”。从科学角度分析当下传染全球的 中共病毒 (新冠肺炎),已经显露深层风险的冰山一角,研究所见的依据为何呢?预言道出的解救出路在何方?我们一起来看。
当前,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是热门话题。除了中国产的灭活疫苗在中共的掩盖下仍不断爆出副作用外,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强生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也出现了致血栓的风险。
以往疫苗研发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 中共病毒 疫情下仓促研发推出的新冠疫苗没有经过充足的时间验证,恐还会出现其它的副作用。
几种疫苗新技术在本次疫情中全面走向市场,其中蕴含的未知风险也需要时间验证。例如,腺病毒载体疫苗存在由预存免疫引发的未知风险——腺病毒载体艾滋病疫苗接种者出现过更易感艾滋病的事故,至今未能彻底说清原因。
以上两种类型的风险虽然令人担忧,但和下面要介绍的深层风险比起来要小的太多了。要解释这个深层风险,我们得先从中共病毒的变异说起。
早期研究认定中共病毒的变异速度比流感病毒和艾滋病毒要慢很多,而且含有RNA复制验证机制,再加之疫情早期只有一种D416G变异有实质影响,更显得变异风险不足为忧。当2020年深秋起,多种令人担忧的变异在短期内陆续现身时,科学家们才开始重新审视中共病毒的变异风险。已经有多份研究指出中共病毒的变异不是随机的,而是病毒适应环境的变化结果(如[a])。
而且从各种医学研究综合来看,中共病毒未来很可能会发生逃逸免疫的变异摆脱疫苗的防堵,或只是个时间问题。甚至许多流行病学专家预测,这种逃逸免疫的变异将在一年之内发生[b]。
[ 注:“逃逸免疫的变异”,指中共病毒在发生某种变异后使多数已有抗体(或是接种疫苗获得的,或是感染中共病毒获得的)基本失去(中和)效力,变成无效抗体(又称非中和抗体)。]
医学研究[c]发现,中共病毒的重症及死亡患者体内的抗体明显不同于轻症患者。重症及死亡患者体内的抗体数量多,但是(中和)效力小,也就是说无效(非中和)抗体占比高。此份医学研究认为,无效抗体占比高要么是导致重症及死亡的原因(ADE效应),要么是重症的伴随结果。
[ 注: “ADE效应” 是指病毒借助非中和抗体攻击人体的免疫细胞或促使免疫细胞大量释放促炎症因子,轻者病情恶化至重症,重者或在症状出现后数小时到一日死亡。]
那么问题就来了,假如无效抗体占比高是导致重症及死亡的原因的话(即ADE效应),那么中共病毒未来发生逃逸免疫的变异后(使有效抗体变成无效抗体),打过疫苗和感染过病毒的人群不仅会再次感染中共病毒新变种,而且重症及死亡比例会明显高于其他人群。
目前,怀疑ADE效应已出现的医学研究可不仅一个而已。
另一份医学研究[d]更是发现多数重症患者体内的抗体总体上可以协助中共病毒攻击免疫细胞。结合这两份研究[c][d]看,多数重症及死亡患者很可能是由ADE效应造成的。
虽然另一份研究[e]中的动物实验没有发现明显的ADE效应,但此项实验条件和重症患者的境况有差异[1],尚不能否定ADE效应已经存在的可能。
最起码可以肯定的是,研究[c][d][e]已经发现了中共病毒引发ADE效应的潜力,不能排除它的未来变异引发大范围ADE效应的可能性。
如果中共病毒的未来变异真的引发了大范围的ADE效应,部分或全部疫苗就成了帮倒忙,甚至起了灾难性的作用,表现为重症及死亡比例增大,严重的或在数小时到一日死亡。当然,这不是说不打疫苗就没问题,感染过中共病毒的人和打过疫苗的人一样面临风险。
而且,一旦出现严重的ADE效应,对另外那些体内基本上不存在诱发ADE的抗体的人,求助于疫苗这条路很可能也走不通。因为那时新疫苗的升级研发必然会以杜绝潜在ADE效应为核心,能否研制成功尚不可知。即便能成功,估计要达到一定的接种规模仍需要很长时间。另外,即便研制成功,那时还有多少人敢打疫苗又是一个现实的关键问题。
剪除抗体Fc端的克隆抗体注射疗法(川普感染中共病毒后接受的治疗是未剪除抗体Fc端的多克隆抗体疗法),在防治中共病毒的同时,理论上能避免ADE效应。但它只有短期防治效果,对重症患者无效,病毒发生重要变异后还需要重新甄选抗体,生产成本特别高,产量杯水车薪,不是广大民众所能指望的。
古代预言中提到了一场 大瘟疫 ,其中多个 东方预言 提到了疫病快速夺命—— 朝病暮死 。例如:
《推碑图》中写道: “牛头鼠尾撒下灾,朝病暮死甚悲哀” 。
《格庵遗录》提到: “朝生暮死十户余一” 。
《五公经》中说: “朝病暮死”、“早时得病暮时亡” 。
能导致朝病暮死的疾病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病毒的毒性高,要么是发生严重的ADE效应。
一般来说,毒性高的病毒不容易大面积蔓延,易于用严苛的物理隔离截断病毒传播。但如果由于某种特殊原因(如地震、战争、毒雾)导致高毒性病毒传播不受阻碍,那么就有可能造成预言中的疫情。
相对来说,预言中描述的现象更像是严重的ADE效应。那些感染中共病毒的人中,没有ADE效应的感染者多数就像得了场感冒或者无症状,但却成为移动的传染源。而发生严重ADE效应的人病程急剧恶化,就有可能出现大量朝病暮死的情形。
而且,从理论上说,体内诱导ADE效应抗体占比高的人更容易感染中共病毒,他的体内只要进入一点点中共病毒,那些诱导ADE效应的抗体就赶来帮它,由于免疫记忆作用他的体内还会迅速产生更多诱导ADE效应的抗体赶来帮助中共病毒攻陷人体。
连带说一下,如果真的出现了严重的ADE效应,医学界公认灭活疫苗的风险最高,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担忧就可能成了现实。其实,“灭活疫苗”这个医学名词早就有了,只是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才广为人知,单从汉字上看,“灭活”二字就是大凶。
无论东方预言中朝病暮死的瘟疫是由ADE效应促成的,还是高毒性的病毒扩散造成的,惊慌都不是办法,回头看所有的传统预言都以各自的形式指出了出路—— 守住“善”,远离“恶”可以躲过劫难。 例如: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中提示“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
《推碑图》叫唤人“急早回头,向善理论三宝,不要怠慢”。
《格庵遗录》警戒人“恶者亡,憎善圣者灭,害圣者不生”,“恶者不通不知,即无道之人皆病死”,“积恶之家无不残灭”、“积善者生”。
《五公经》劝谕天下之人“修行向善,方见太平”,“勤修善果,能度末劫之灾,蠲免(免除)一家灾难,善者清泰,恶者死绝”。
可叹的是,在中共的破坏下,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准下滑得太快。与五千年古老文明相比,中国人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中共破坏后的道德标准看问题往往是反的。
20年前,江鬼提出“闷声发大财”时,中国人还普遍的持否定和嘲笑的态度,可是到了今天认同“闷声发大财”的人可真不少。甭管中共做什么坏事,只顾自己谋利成了流行趋势,甚至把不愿同流合污的人看作傻子。你看,“黑白”是不是已经颠倒了?
再者,五千年文明中,“正直善良”向来受人尊崇。从中共出现起,就一直在破坏传统价值观,在不同时期宣扬它所吹捧的标准,“正直善良”就越来越被排斥,到了今天“正直善良”常被视作不务正业,而“攫取物质利益”成了舆论赞许的正经儿事。是否还记得“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古训?你说,“善恶是非”是不是已经混淆了?
在其它国家,那些明知中共无恶不作,却仍要与它为伍的人,是不是也被利益迷住了眼睛?西方预言中告诫人要坚守“正义和良知”才能避开灾难,是同样的道理。
是和中共一起“闷声发大财”,还是守住善良不给中共推波助澜,危难前的出路您怎么选?
祝愿您度过这一难关!不管您是否打过疫苗,请您记住:神看人心!!
直点链接:【 退出中共党团队(可化名退出)直点链接 】
[1] 笔者注: 不同的抗体诱导ADE效应的效力不同,介导路线可能也有细微差别,而研究[e]的动物实验中只使用了单抗体诱导。研究[d]发现,多数(76%)重症患者血清中的抗体总体上表现出诱导ADE效应的作用,轻症患者只有少数(8%)有这种现象,而研究[e]的动物实验中使用的诱导抗体采自中共病毒轻症患者。也就是说,如果给动物注射的是,从重症患者血液内提取的混合多种诱导ADE的抗体,才能模拟真实境况,或能得出不同结果。

详情

临时工200一天一结 Copyright © 2020

龙岗布吉老街女 临夏学生买皮在哪个地方有 螺纹避孕套舒服死了 临沧怎么找姑娘 免费附近找单身女
买处多少钱一晚2020 龙岩1801后面巷子 孟州市100元过夜联系电话 买钟带出来一般给多少 临沂兰山便宜的鸡